• <li id="mp0wb"><s id="mp0wb"></s></li>
  • <button id="mp0wb"></button>
    <progress id="mp0wb"><legend id="mp0wb"></legend></progress>

      1. <dl id="mp0wb"><s id="mp0wb"></s></dl>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人大 >> 省际交流

        辽宁或率先立法管理校外教育

        来源:法制日报 2019-06-19 08:20:36

          辽宁或率先立法管理校外教育

          学生校外培训热度不减、违规办学冲击学校正常教育、地下补课班屡禁不止、高额补课费开销巨大、课业负担转化为家长沉重负担、学校课后服务工作进展缓慢……

          在辽宁省人大常委会近日组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辽宁省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分别介绍全省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调研情况和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工作情况,不仅直面问题,还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有效对策及建议。

          课后服务工作陆续推开

          “2018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后,省政府将此项工作纳入“重实干、强执行、抓落实”专项行动。从2018年11月起,先后印发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工作任务分工方案》《关于制定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的指导意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厅际联系会议制度》等文件。”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戴茂林介绍称,2月19日,省教育厅和省发改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4月22日,省政府印发了《辽宁省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标志着辽宁高考改革正式实施,为减轻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提供了制度保障。

          辽宁省教育工委副书记、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庆才说,《辽宁省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了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办法,加强考试科目、考试内容和命题形式的改革,着力突破“考什么教什么”“怎么考怎么教”的怪圈,为广大学生提供更加有利于全面而有个性发展的良好环境。

          李庆才称,为了突出教育主责,在提升教育服务水平方面,要求学校严格按照课程方案、课程标准和教学计划,开齐开足开好所有课程,坚决禁止非“零起点教学”;规范考试评价,严格控制考试科目、次数、难度,不进行考试排名;规范幼儿园的办园行为,防止和克服幼儿园教育小学化问题。积极推进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全省已有8个市全面开展了此项工作,沈阳市安排资金支持学校开展课后服务,56.47万学生受益,鞍山、辽阳等地探索适当收费的办法开展课后服务,取得较好成效。

          在监管方面,学校、教师、学生、家长和社会广泛参与的师德师风监督体系正在发挥作用,坚决查处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校外培训班有偿讲课、诱导或逼迫学生参加校外补课等违规行为。近3年来,开除、辞退、降职、通报批评违规教师509人。

          此外,2018年,全省完成了15792个校外培训机构摸底排查工作,发现存在问题的7944个,已按要求全部完成整改,处理203人。目前,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办学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课业负担仍未有效减轻

          戴茂林坦言,虽然辽宁减负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但广大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仍未有效减轻。

          根据调研显示,学生校外培训热度不减,学生课业负担仍然沉重。目前绝大多数学生都参加各种名目的校外培训,从调查问卷中可见,小学生每天作业时间平均超过100分钟,远超有关规定。

          一些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严重冲击学校正常教育,“超标培训”问题仍然普遍存在。

          “由于目前辽宁公立幼儿园学前班的离园时间是6月30日,距离9月1日上小学还有两个月,所以,学龄前儿童多数都在入学前先参加‘幼小衔接班’。”戴茂林分析称,这些幼小衔接班讲授的多是小学一年级的课程,严重冲击学校的“零起点教学”。

          调研还显示,各种名目的地下补课班屡禁不止,个别在职教师仍在违规补课。调研人员在辽阳市一所中学门前暗访时就听到等待接孩子的家长说:“学校旁边的小区里就有补课班,孩子放学后就要去。”从对中小学生问卷调查中也可见此问题仍然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学生家长正在被孩子的课业负担所累。

          调研中发现,高额补课费用已经成为百姓家庭的最大日常开支。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标准都很高,“一对一”的培训收费更高。据调查问卷显示,多数家长认为“子女上学对家庭经济造成的压力大”,高额补课费用给普通百姓的家庭经济生活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另外,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已经转化为广大中青年家长的沉重负担,从调研中得到的数据可知,陪伴孩子学习的主要是父母,这说明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不仅严重影响学生自身,而且还极大地拖累了承担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生力军重任的学生家长,从而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调研中还发现,学校课后服务工作进展缓慢,有些政策规定需要调整。

          戴茂林称,辽宁省今年下发的《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开展课后服务所需费用可以由学生家庭负担,这对于课后服务的开展非常必要。但是,这一通知中关于最高收费限额和最晚离校时间的规定,没有区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的特点,不利于课后服务工作的开展。

          改公办幼儿园离园时间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事关孩子成长、百姓福祉,事关国家未来、民族振兴,我们将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李庆才说,下一步,将从全力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着力解决“指挥棒”和“独木桥”问题;全面加强学校管理,提高中小学校办学水平;不断优化课后服务,满足学生课后学习活动需求;推进优质资源共享,满足学生对优质教育的需求;着力完善监管体系,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加强工作保障,营造良好教育生态环境等方面做好减负工作。

          李庆才列举称,通过完善职教高考制度,搭建人才成长的立交桥,探索建立“中职+高职+本科”贯通式人才培养模式,形成普通高考、职教高考双桥并架直通人才培养高地的格局,切实扭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状。从2020年秋季入学的初一年级新生开始,全面实行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办法。

          此外,还将完善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学校主责、社会参与、家长支持的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机制,督促各地因地制宜制定本地课后服务的具体实施方案,加快推进学校课后服务规范化、多样化、常态化,在课后服务时间、内容、方式等方面提高针对性和实效性,不断增强校内课后服务吸引力,切实把学生由校外引回校内,解决学生“吃不饱”或“吃不好”问题。鼓励各地各校创造性地开展课后服务工作,充分尊重学生和家长意愿,有计划地安排课后辅导,适当调整收费标准和离校时间;鼓励学校有序引进校外优质教育资源,作为校内教育的有益补充,满足学生多样化发展需求。

          针对当前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的主要问题,戴茂林也提出了对策建议。

          戴茂林称:“虽然近年来国家和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规定,但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导致目前仍然是治标不治本。鉴于这种情况,建议辽宁省率先制定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条例,通过地方立法来依法管理校外教育。”

          为了让学前教育与小学教育无缝衔接,戴茂林建议称,改变公办幼儿园毕业班离园时间,建议省主管部门发布幼儿园毕业班离园时间的指导意见,将现在的6月30日离园延长为8月30日离园。

          何如有效监管?戴茂林建议称,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教育执法检查队伍,负责对校外培训机构以及一些地下补课行为的监管和查处;无证无照的地下补课班多在居民楼中,当地的居民并非不知,设立统一的监督举报电话,建立奖励举报机制,对于查实的举报者给予重奖。(韩宇)

        责任编辑:赵文强
        Copyright © 2011-2018  www.nugentranches.com  河北人大 版权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冀ICP备09023088号-1  技术支持:长城新媒体集团
        198彩票官网